宿迁市

我微笑了,心情愉悦起来。 内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隼 ??来源:雌狗??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是现在这样的他,我微笑了,还说“他们”经常问到这个问题,我微笑了,一天比一天问得多。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并无任何东西可以支持这样的说法,内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想如他所愿回答问题,或许因为我本能地意识到他会喜欢这个游戏。他很惊讶,满是好奇地看着我,希望我接着说下去。看见我保持沉默,他忍受不了了,要我重复刚才的话:也就是说他们在问这个问题?看到我面露赞同的微笑,他马上变得非常生气:不是因为“他们”问了这个问题,他才这么问,而是在不知道他们问这个问题的情况下问的,他完全不在乎他们做了什么。然后,他以一种奇怪的声调说:“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中吟唱。”这个神秘的声音让他想起了他已故的父亲,父亲死前也曾听到像这样的声音,但曲调不同。“我听到的都是同样的付歌叠句。”他说,然后突然有点困窘地补充:“我就是现在这样的我,我就是现在这样的我,唉!”

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是现在这样的他,我微笑了,还说“他们”经常问到这个问题,我微笑了,一天比一天问得多。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并无任何东西可以支持这样的说法,内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想如他所愿回答问题,或许因为我本能地意识到他会喜欢这个游戏。他很惊讶,满是好奇地看着我,希望我接着说下去。看见我保持沉默,他忍受不了了,要我重复刚才的话:也就是说他们在问这个问题?看到我面露赞同的微笑,他马上变得非常生气:不是因为“他们”问了这个问题,他才这么问,而是在不知道他们问这个问题的情况下问的,他完全不在乎他们做了什么。然后,他以一种奇怪的声调说:“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中吟唱。”这个神秘的声音让他想起了他已故的父亲,父亲死前也曾听到像这样的声音,但曲调不同。“我听到的都是同样的付歌叠句。”他说,然后突然有点困窘地补充:“我就是现在这样的我,我就是现在这样的我,唉!”

第二天,心情愉悦起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心情愉悦起开始工作:几天后,他再次将时钟与星球仪装上了马车,在格子窗后的好奇眼神注视下,这次他到小学去了。傍晚回来时,他显得有点沮丧,但还不到沉默的地步:“我以为那些孩子会像苏丹那样能够听明白,但我错了。”他说。他们只是吓了一跳。当霍加上完课,开始问问题时,一个孩子回答天空的另一边是地狱,然后哭了起来。第二天上午,我微笑了,就和童话中一样,我微笑了,帕夏通过霍加送来了一代袋黄金。他对表演非常满意,但觉得“恶魔”的胜利有点奇怪。我们又表演了十个晚上。白天我们修复烧坏了的模型,策划新的表演,并让人带来狱中的俘虏装填火箭。十袋火药在一名奴隶脸上爆开,他的双眼都瞎了。

  我微笑了,心情愉悦起来。

第二天上午霍加前往祝贺。众多访客中,心情愉悦起帕夏专门和他聊了聊,心情愉悦起对他的发明表示感兴趣,甚至还问到了我。当天晚上,我们一再拆开重装那个时钟,在宇宙模型各处加了一些东西,并用刷子为星球上了色。霍加向我朗诵辛苦写出并背下的演讲稿内容,希望以华丽而又富有诗意的语言去打动听众。到了早上,为了平息紧张情绪,他再次对我背诵这篇关于行星转动逻辑的华丽文章。但这次仿佛念咒语一般,他倒着背诵。把我们的装置放上一辆借来的马车后,他出发前往帕夏的宅邸。看到几个月间堆满屋子的时钟与模型,在一匹马拉着的货车上居然显得如此渺小时,我吃了一惊。当天晚上,他很晚才回来。第二天是我身为奴隶的日子中,我微笑了,最快活的一天。虽然他没把我绑在椅子上,我微笑了,我还是整天都坐在他的对面,以便享受看着他变成别人的模样。刚开始,他是如此深信自己所做的事,甚至懒得在页面上方写下那可笑的标题:“我之所以是这样的我”。后来,他摆出一副淘气孩子在脑子里搜索有趣谎言的自信态度,我可以瞥见他仍留在自己安全的世界里。但是,这种得意洋洋的安全感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对我装出的那种假惺惺的罪恶感也一样。很快,他佯装的嘲弄变成了焦虑,游戏成为了现实。尽管只是假装,但扮演这个自责的角色,已经让他仓皇失措,也令他惊骇不已。他马上把自己写的东西涂抹掉,没拿给我看。但他的好奇心已被挑起,而且我认为他在我面前也觉得羞愧。他继续往下写。如果他依照脑子中的第一反应立刻离开桌子,可能就不会失去内心的平静。第二周接近尾声时,心情愉悦起防疫措施对这座城市的压抑更甚于瘟疫。死亡人数逐日减少,心情愉悦起但只有我们及像我们这样追踪死亡人数的人才知道这一点。饥荒的谣言已经爆发,伟大的伊斯坦布尔像座荒城。由于我从未离开这个地区,霍加告诉我:可以感受到在这些紧闭着的窗户与庭院门户的后面与瘟疫进行搏斗的人们的绝望,也可以感受到他们正等待着瘟疫与死亡之外的某种东西。皇宫中也可以感受到这种期待,每当有杯子掉落地板,或是有人大声咳嗽,那帮蠢蛋们便吓得直哆嗦,他们在下面窃窃私语:“看看苏丹今天会作出什么决定。”但就像那些无助的人一样,他们也渴望有事发生,且不管是那会是什么事。霍加受这股骚动波及,努力向苏丹说明瘟疫已逐渐消退,他的预言正确无误。但苏丹却并没有受他太大的影响,无奈之下,最后只好又谈论起了动物。

  我微笑了,心情愉悦起来。

第三次造访时,我微笑了,我并未被带到帕夏面前。一名管家询问我的决定。或许我会改变主意,我微笑了,但不会是因为一名管家问我!我说还没准备好放弃自己的信仰。这名管家抓住我的手臂,带我下楼交给了另外一个人。那是一个高大的男子,瘦得有如我经常梦见的人。他架起了我的胳膊,就像在温柔地帮助一位衰弱的病人。他把我带到了庭园一角,又有人来到了我们身边,这个人有着庞大的身躯,真实到不像会出现在梦中的人一样。两人在一处墙边停下,捆住了我的双手,其中一人还带着一把不太大的斧头。他们说,帕夏已下令,如果我不成为穆斯林,就要立即斩首。我呆住了。第一个刺激直接来源于他内心的烦躁,心情愉悦起这对于我来说则标志着光明的未来。由于至今仍无法专注在任何课题上,心情愉悦起那些日子里他完全就像是一个不会自己玩耍的自私愚笨的孩子,在屋里从一个房间游走到另一个房间,不断地上楼又下楼,茫然地看着窗外。木造房屋的地板在这种无止境、令人发疯的来回游荡之中,发出抗议的呻吟与吱嘎声。当他经过我身旁时,我知道他希望我说出一些笑话、新奇的想法或鼓励的言语。尽管我很胆怯,但我对他的怒气和憎恨却丝毫没有减弱,因此没有说出他所期待的话语。即使他放弃自尊,谦卑地用一些亲切字眼迎合我的倔强,我也不说出他渴望听到的话语。当我听到他从宫中得到的好消息,或是他的一些新的想法————如果他能按照这些想法坚持下去其结果便值得一提————我不是假装没听见,就是找出他话中最乏味的一面,浇熄他的热情。我喜欢看着他在自己心灵的空洞状态和绝望中兀自挣扎的样子。

  我微笑了,心情愉悦起来。

第一周结束时,我微笑了,死亡人数明显减少,我微笑了,但我的计算结果显示,这种传染病不会在一周内消失。我抱怨霍加不该改变我的时间表,不过现在他却满怀希望。他兴奋地告诉我,关于大宰相的传言已经停止。此外,支持霍加的那派人士还散布了柯普鲁吕正与他们合作的消息。至于苏丹,已完全被这些阴谋诡计吓坏了,转而向他的猫咪寻求心灵的平静。

冬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了。春天到来时,心情愉悦起我听说数月没有召见我的帕夏,心情愉悦起现在正和舰队在地中海。夏季炎热的日子里,注意到我的绝望与沮丧的人对我说,我实在没有理由抱怨,因为我靠行医赚了不少钱。一名多年前改信伊斯兰教并结了婚的前奴隶劝我不要逃跑。就像留着我一样,他们总会留下对他们有用的奴隶,始终不会允许他们回国的。如果我跟他一样,改信伊斯兰教,可能会为自己换来自由,但也仅此而已。我觉得他说这些只是想试探我,所以告诉他,我无意逃跑。我不是没有这个心,而是缺乏勇气。所有逃跑的人都未能逃得太远,就被抓了回来。这些不幸的家伙遭受鞭打后,夜间在牢房替他们的伤口涂药膏的人,就是我。为了让一个九岁孩童理解所讲的内容,我微笑了,霍加作好了准备,我微笑了,把对帕夏背诵的演说进行了修改并且熟记在心。但不知为何,他的心思仍在帕夏身上,而不是在苏丹身上,他仍在琢磨帕夏那时为何突然陷入了沉默。他说,总有一天他会找出其中的秘密。帕夏想制造的那种武器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霍加现在是独立工作。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待到午夜,而我则失神地坐在窗边,甚至不去想何时能够回家,而是像个蠢孩子一样作着白日梦:在桌边工作、可以随时自由前往任何地方的人不是霍加,而是我!

瘟疫蔓延得很快,心情愉悦起但我怎么也学不会霍加所说的无畏无惧。同时,心情愉悦起我也不像刚开始时那样小心谨慎。我再也无法忍受像个生病的老妇人一样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成天只能看着窗外。有时,我像喝醉了酒似地冲上街头,看着那些在市场购物的妇女、在店里忙碌的商人,以及埋葬了亲人后聚集在咖啡馆里人们,努力去适应瘟疫肆虐的环境。我原本可能会稍稍有所适应,但霍加却一再地吓唬我。我不知道那些日子里他为何总是想起“惩罚”这个词,我微笑了,这个词让我们想起了两人最初共度的日子。我有时认为,我微笑了,我怯懦的顺从让他变得大胆了。然而,当他第一次提到惩罚时,我就决定要勇敢地抗拒他。霍加彻底厌倦写出过去的事之后,在屋里来来回回地逛了好一段时间。然后他又跟我说,我们应该写下的是思想本身:如同人可以从镜子里审视其外表,他也能由自身的思想,看到其本质。

我从未如此接近他赤裸的身子;我不喜欢这样。刚开始,心情愉悦起我想相信是这个原因让我无法靠近他,心情愉悦起但心里知道自己其实是在害怕那个脓包。他也明白这一点。然而,为了隐藏自身的恐惧,我以一种医生的姿态倾身靠近,嘴里念念有词,眼睛盯着那个肿块,盯着那个发炎的部位。“你在害怕,是吧?”霍加终于说道。为了证明自己不怕,我将头靠得更近了。“你害怕它是瘟疫的淋巴肿块。”我假装没听到那个词,并准备说那是蚊虫咬伤,可能就是不知在哪里叮咬过我的那种奇怪蚊虫,但总想不出这个东西的名字。“摸摸它看!”霍加说:“不摸你怎么会知道?摸摸看!”我对那些让他感到如此自我嫌恶的自白极度好奇。但既然习惯把他当成劣等人——即使只是私下这么想——我认为那些自白必定是一些微不足道与琐碎的坏事。现在,我微笑了,当我为了给自己的过去赋予一些真实性而想要仔细想像出一、我微笑了,两件这些从未看到的自白时,不知为何,就是无法找出霍加可能会犯下哪些过失——那些会破坏我的故事和我想像出来的人生的一致性的过失。但是,我猜想,像置身于我这样处境的人,是会再次找回自信的:我肯定说过,我让霍加在不知不觉中有所发现,尽管不是很明确,但也使他找出他自己以及像他那样的人的缺点;我大概也想过,离我和他及其他人算账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我可以证明他们有多么地邪恶,借此来摧毁他们。我相信亚游集团|注册我的故事的人,现在已经明白了,霍加从我身上学到了东西,而我应该从霍加身上学到了同样多的东西!或许,我现在这么想,是因为我们年纪增长时会寻求对称,而在小说当中会寻求更多的对称。我必定已因多年来累积起来的憎恨而失去了控制。在让霍加彻底地贬低自己之后,我会让他接受我的优越,或至少让他同意我独立,然后厚颜无耻地要回我的自由书。我梦想着他会不带任何牢骚地还我自由,并想着回国后如何写出自己的冒险经历以及关于土耳其人的书。对我来说,我是多么容易不自量力呀!一天早上,他告诉了我一个消息,而这个消息突然改变了这一切。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手机电子书手吉网?? sitemap